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几千块买的二手LV、Gucci真有那么香

2022-08-27 21:01:12 3288

摘要: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 詹丹晴 实习生 覃超贤花5000元,就能买到专柜售价9200元的LV speedy35中古包,在高中任教的90后教师陈婕彻底掉进了LV中古包的坑里。对陈婕而言,许多中古包历时多年沉淀出岁月的痕迹,设计上独具美感,更显...

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 詹丹晴 实习生 覃超贤

花5000元,就能买到专柜售价9200元的LV speedy35中古包,在高中任教的90后教师陈婕彻底掉进了LV中古包的坑里。对陈婕而言,许多中古包历时多年沉淀出岁月的痕迹,设计上独具美感,更显复古、优雅。

“中古”一词源自日本,意指“二手”。近年来,复古文化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再加上奢侈品高昂的价格让人望而却步,许多年轻人转而把目光投向二手奢侈品,不少人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正是来自二手市场。

年轻人爱上二手奢侈品

二手奢侈品常常被贴上“假、脏、旧”的标签。有人怕买到假货,有人担心二手货不干净,还有人认为,买二手包不过是为了满足虚荣心。

在陈婕看来,有些奢侈品品牌的中古包材质比现代款更结实耐磨,仔细淘还能找到成色更好的包,价格很实惠,而且,如果用了一段时间不喜欢了还可以继续出售。

陈婕告诉南都周刊记者,“二手包只要成色可以,价格合适,还能省钱,何乐而不为呢?不过有些中古包价格炒得很高,接近原价的2-3倍,不划算,还不如买新的。”

国际奢侈品品牌的逆市涨价同样助推消费者转向二手奢侈品。就在1月初,LV全面上调产品售价,涨幅在1%-13%之间;Gucci上调老花系列等热门款包包价格,涨幅或高达20%。事实上,这并非这些奢侈品品牌疫情以来第一次调价。如香奈儿一款经典款的2.55中号口盖包就经过5轮调价,由2019年的38100元飙升至现今的62700元。

除了性价比外,陈婕购买二奢还出于环保理念,她说,“不少奢侈品牌因为烧毁滞销库存而带来很严重的环境污染,让有价值的二手物品再次流通起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像陈婕这样,愿意买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根据罗德传播集团和精确市场研究中心发布的《2021中国奢华品报告》,疫情以来,12%的内地受访者和21%的中国香港受访者倾向于购买二手奢侈品。在内地受访者中,20%的Z世代(21-25岁)消费者表现出了对二手奢侈品的兴趣。

根据头豹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2016年-2020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的市场规模(以年销售额计)由58.5亿元增长至173.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1.1%,其中箱包皮具类产品占据主要市场份额。

叮当会从事二手奢侈品这一行,完全是因为早些年不靠谱的网购经历。那时还在打工、月薪只有3000元的她,曾在闲鱼和微店上两次买到假的中古包,损失了6000元。于是,2012年,备受打击的叮当在广州天河南一路六运三街开了一家名为“叮当奢侈品”的二手店。她想把店打造得有温度、有梦想,来这里购物的人能体会到中古包的美好,而非仅仅出于虚荣。

叮当开了10年的“叮当奢侈品” 覃超贤摄

市场上在售的二手奢侈品主要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做工精细、年代久远的经典款式,即所谓的vintage,一种则是可能被别人使用过又转售出去的款式,一般是最近几年生产的。

在开店前两年,“叮当奢侈品”依靠从日本进货,主打vintage。现在,vintage只占33%,国内回收寄卖的现代款数量更多,库存多达几千只,其中,Chanel卖得最好。

叮当告诉记者,“我们所有的款式都只卖各个品牌、各个系列的爆款。我们的客户群更追求省钱。包包上市时间越晚,价格就越便宜,店里卖得较好的是那些专柜正在热卖的新款。”

据悉,叮当店里的中古包售价一般能达到专柜在售的3-5折,有些甚至能低至1折,其中,一款最近专柜售价3.8万元的包包,二手售价为1.3万元。

广州人Candy偏爱有年份、经典的复古款,她的店“桃园中古”开在广州网红街东山口,店内的货源主要来自日本、欧美,包括上世纪的包包、衣服、饰品和玩具。其中,摆满绝版手办和毛绒公仔的玩具房是00后最爱逛的地方。

桃园中古 詹丹晴摄

一开始,Candy也担心国内的消费者无法接受二手奢侈品,但是从2015年到2021年,她的店已从几十平方米扩展至拥有经营面积约200平方米的双层别墅。

Candy告诉记者,“有些顾客更在意中古的款式,比起现在的批量生产,以前的货品都是经过慢工细活打造出来的,用料讲究,版型精致,更符合他们的个性化审美。”

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二手奢侈品店的数量越来越多。资本同样对这一赛道看好,多个二手奢侈品平台获得融资。2021年,爆爆奢、妃鱼、胖虎、只二、包大师等二手奢侈品平台和服务商分别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

为保证二手奢侈品的品质和成色,疫情前,Candy每个月都会前往日本选品。货品在上架前要先在日本经过一系列严格的鉴定,再由店内拥有中检资质的鉴定师进行复检。

Candy不想在国内回收二手奢侈品,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国内市场目前缺乏完善、权威的鉴定体系,鱼龙混杂。Candy透露,有客人想要出售的包包,发票是真的,包包是假的。

家住深圳的桂花经常在海外淘中古包,却不敢在国内购买,她告诉记者,国内有做仿品甚至能做旧的厂家,买二奢容易碰到假货,而且真货溢价严重,性价比低。

捕捉到消费者害怕买到假货的心理,在一些电商平台上还有人提供“5元鉴定”这样的服务,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鉴定方法并不靠谱,鉴定师极有可能缺乏资质。

要客研究院院长、奢侈品专家周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二手奢侈品市场是国家还没有真正规范和管理起来的一个市场。国际奢侈品牌公司不鉴定二手货品,消费者购买二手奢侈品后,无法在奢侈品品牌官方门店得到鉴定,这也导致了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假货,给了那些不法商交易假货提供了一个土壤、繁殖的空间。”

根据要客研究院提供的数据,目前,奢侈品牌非直营专卖店平均假货率在20-30%;集成店假货率超过60%;奢侈品牌微商渠道假货率超过95%;奢侈品代购假货率达到80%以上。

而在日本,售假除了被相关法律明令禁止,惩罚力度很大外,日本流通管理协会还设立了AACD标准,对合规、不合规产品作出明确判定。多个奢侈品零售商都为该协会成员。

除了假货外,让消费者头疼的问题还有,二奢质量良莠不齐,定价不一。

90后的小鱼在经过多次不愉快的购买经历后,已经彻底告别中古包。

小鱼曾在一个二手交易平台上买过二手奢侈包,原本图片、视频里的包包看上去颜色鲜艳,没有褪色的痕迹,可是当她收到货后,却发现手提带发黑,包边严重褪色,包身尼龙发硬,开口的拉链有锈斑。

小鱼告诉记者,“我的每一个中古包都是和卖家反复确认包包细节后采购买,但是每次拿到手都发现实物与图片不符,心里很失望。”

Candy表示,日本会依据包包的成色、质量等将包包分为N、NS、S、A、B级等等,但是目前我国对二奢没有一个很官方的评级的标准。

周婷表示,现在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二手奢侈品店,都是按自己的标准去给二手奢侈品定价,这里会存在一些很不正常的操作空间,这个操作空间同时也会非常影响奢侈品品牌在一手市场的产品价值。

尽管二手奢侈品越来越受到年轻人欢迎,相关的融资不断,不过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目前二手奢侈品还是属于小众市场,潜在的市场空间未被真正撬动。

上海的二手奢侈品店 图源:CFP

叮当坦言,“二手奢侈品只不过是进入了大家的视野而已,但是接受它、选择它的人群还是只有一小部分人。”

叮当的店初始投资资金约在1000万元,但是经营10年来几度差点资金周转不灵而经营不下去。叮当说,“我们的包包并非全部都是赚钱的,有些是亏本卖出,以便周转资金。规模更小的店,如果几个包包亏本,两三个包包盈利,他其实养活不了他自己。”

周婷认为,二手奢侈品市场现在看起来活跃,实际上是一些白领青年或青年群体推动的,但是他们还不是奢侈品的核心消费者,没有经济实力去持续地购买真正高价格的奢侈品。一些年轻人人很可能根本不在意产品的真伪,在意的是能不能用低价买到所谓品牌的炫耀感,这种市场局面不具有可持续性。

根据头豹研究院前述报告,2020年,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二手奢侈品消费额占奢侈品市场消费额的比例均超过20%,美国甚至达到31%,而中国这一比例仅为5%。

除了循环可持续的消费理念还待进一步普及外,从二手奢侈品供应链的上游和交易方式来看,周婷表示,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未能根本爆发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货源狭窄,国内大量真正的奢侈品掌握在大量奢侈品的核心消费者手中,但是从他们手中流通向二手交易市场的货品量非常少,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销售商的进货渠道依靠的是平行市场、灰色市场或海外进口;缺乏权威的鉴定体系;缺乏统一的估价体系。

(应受访者要求,陈婕、小鱼、桂花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